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狠得擼最新地址发布站『www.expoporn.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母狗游戏】(02)



 观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色一片黑白,还有点迷糊的脑袋刚想伸
出手揉揉眼才发现自己现在还在母狗套装的拘束之中,意识慢慢清醒了过来,随
着意识一起清醒的还有那从小腹出渗出的燥热感。
  全身酸痒难忍,因为不时有电流刺激穴位身体倒不是那种长时间拘束产生的
酸痛,而是一种从灵魂内迸发的一种奇异的瘙痒,好像有人抚摸一下及时是抽打
都可以啊,特别的是下体的蜜壶处那种从身体内部传出的似欲似痒的感觉几乎让
人绝望,想夹紧双腿摩擦缓解下才发现双腿中间的拘束一特意加了厚垫双腿根本
并不紧,蜜壶处没法受到一丁点的刺激。
  唯一还能缓解一点欲望的就只剩下肛门栓的震动了,昨晚连续不断的收缩着
屁眼刺激着肛门内的肛栓震动着连带着不断摇动的尾巴晃动着肛栓都都能带给身
体带来一阵的快感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燥热感,终于不知道那一次达到了一分
钟内连续五十次的收缩肛栓开始慢慢的推出体,那抽出时的拉拽感给肛门的自己
染观月不自觉的啊啊啊的呻吟出声,但让人恼火的是被控制的肛栓并不是一次抽
出,而是最大的葫芦节被抽出后突然一下就停止不动了,刚刚感受的到刺激突然
停止比没有的时候还让人抓狂,隔了两分钟左右电机声又响起来第二节又被抽出,
就这样四节全被抽出的时候前后竟然间隔了10分钟,然后就是被抽出肛栓的肛门
居然和阴道一样开始一阵阵的空虚感,并不像排便的观月又开始期盼着肛栓再插
回来,又是十分钟的漫长等待像是过来一个世纪,那天籁般的电机声有开始响起,
观月甚至特意的夹紧屁眼好让肛栓进入的时候刺激更大一点即使是疼痛都好,但
肛门分泌的肠液似的肠道十分润滑前段最细的葫芦节进入的没有任何困难仅仅是
划过皮肤的感觉刺激非常小,然后又进入一节停顿一会,把身体撩拨到接近定点
然后慢慢的落下再次推上去落下了,这种不上不下一直处于半兴奋状态折磨的观
月要疯的感觉,最后感觉肛栓一股一股的往身体射出一阵冰凉液体总算是给燥热
的身体带来一丝丝的凉意…………
  也许是身体太过疲惫了,观月都不知道昨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即使昨晚
的春梦都一直处于这种渴求高潮却一直不得状态中,口干的厉害,嘴角和下身的
的榻榻米处湿了一大片,观月怀疑自己会不会缺水而死。但即使如此上下两张小
嘴还是在不停的滴着口水没有一点要停止的意思。
  整整一天观月就在自己的房间中烦躁的四处爬动着,因为安静下来的话身体
上的反应更强烈,想要用手去抚摸去慰藉自己的身体但是双手却被束缚成犬肢的
模样根本没有办法给自己一点点安慰,只有不停漫无目的的爬动着尝试着缓解自
己的欲火。一边爬动一边不停的夹着屁眼,想让肛栓再一次退出来即使是那缓慢
的撩拨也变得那么期待,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管怎么快速的夹动肛栓只是发
出轻微的震动但坚决没有再次退出,观月不知道的是这个肛栓的设定是24小时没
只会退出一次………
  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无目的的爬动着,一直到门突然弹开的声音把观月的注意
力吸引了过来,观月一惊盯着门口不知道是谁把门打开的,细看下才知道自己家
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装上了电子锁,现在门自动弹开了。观月呼了一口气,放
下了心不是有人只是自己弹开的但同时居然还有一点小小的失望……。
  「门五分钟后会自动关上,不想继续饿肚子就赶快出去觅食,你这是母狗」
沉寂了一天的堂本的声音又出耳麦中传了出来。
  咕噜噜…随着堂本的声音一起响的还有观月的肚子,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吃过
东西喝过水的观月这个时候还真的是又渴又饿,下一次开门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呢,一时间饥渴的感觉甚至都压住了身体的骚动,观月赶紧听话的往门外爬去。
  街灯已经调到最暗了,以往的经验来看现在应该已经是深夜了,观月小心的
在街道上爬行着,今天的一天四处爬动让观月现在以四肢爬行的动作顺畅了很多,
但也消耗了她很多的体力,一路上铃铛声伴着喘息声在空旷的街道上回响着,观
月一路上即害怕碰见行人看见自己淫荡的模样,有期盼真的遇见什么人好慰藉一
下自己快要被烧毁的身体,一路在这种矛盾心理中爬到了公园。
  不知道佐藤会把食盒放在那里,强烈的饥饿感驱使着观月还是在公园内寻找
起来,「该味道会很大才对,堂本想要羞辱我,就不会让我找不到的,应该在比
较明显的地方」观月开始分析起佐藤有可能放置食盒的几个地方,然后一个一个
的寻找起来,一边走一边小狗一样的用鼻子使劲嗅着。找了三处地方那种男性荷
尔蒙、尿骚、鱼类腐败的混合味道就冲到了观月的鼻子内,闻到这种味道观月一
阵的兴奋,终于找到了!!
  那是在公园一处雕像边,盒子就挂在雕像上位置正好和观月现在的高度持平
方便她的嘴能够到食盒上的阳具模型,快速的爬到食盒前面把脸靠近阳具,一阵
电机声响起观月的口枷慢慢的前移退了出来,活动了下张了一天有点僵硬的嘴巴,
看着眼前逼真的阳具观月愣愣的不知道怎么下口。
  犹豫了一下,回想起前天在佐藤家看到的美玲给他录得视频,狠了狠心把自
己仅剩的一点自尊扔到了地上,张开小嘴把模型阳具喊道了嘴里,学者视频上的
样子吞吐了起来………
  但刚含了两下,食盒上突然发出一阵滴滴滴的报警声,观月一愣,接着堂本
的呵斥声就响了起来
  「蠢货,舔个鸡巴都会用,不要用牙齿,多用嘴唇和舌头!!」
  这个东西都做的这么敏感……观月对呵斥的很无奈,只好小心的先用舌头轻
轻舔了舔龟头,然后尽量轻柔的含在嘴里吸吮着,一股咸涩的感觉立刻弥漫在口
腔了,还有尿骚为一阵阵的钻入观月的鼻孔,这次食盒没有在报警反而是阳具在
观月的嘴巴里慢慢的膨胀了起来,不一会就如同真真的阳具一般青筋直爆的勃起
了,观月一阵阵的恶心的同时居然还有一点点的兴奋,蜜液的分泌液更快了。
  努力的回响着视频里美玲的做法,吞吐了一会就吐出阳具,然后上下的舔弄
着,连阳具下面吊着的那两个逼真的蛋蛋都先含在嘴里润滑一下然后卖力的舔舐
着,最后学着美玲的样子把阳具含到嘴里尽量的往喉咙里含去,但这个阳具明显
太大了,即使噎的想吐但还是只含住了一半。
  「快点出来啊,怎么还不出来,快点出来啊………」观月的脑子里已经没有
别的想法了,满脑子就是这一个声音在喊叫,一边有点疯狂的吞吐着嘴里的大家
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嘴里的阳具有胀大了一圈的样子,曾经身为男
人的经验让他一愣,然后干劲更加用力的动作起来,一下会后阳具开始在嘴巴里
跳动,一股股腥臭的粘液开始喷发出来,已经有思想准备的观月强忍着恶心大口
的吞咽起来,还好每次喷出的量都不是太多虽然有一部分为未来得及咽下去的乳
白色粘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但大部分还是被咽了下去。
  阳具的喷发持续了好一阵子,观月都感觉有点撑着的时候才慢慢的停止喷射
疲软了下来,感觉阳具内没有东西再出来后,观月把它吐出了,看着它丑陋的样
子突然一阵干呕,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刚才像个下贱的婊子一样,含着这么一个
东西拼命的吸吮着,看着龟头处还在低落的乳白色的粘液又是一阵干呕…
  「你要敢吐出来,就给我原样吃回去!!」堂本冷冷的声音又响起来,被吓
了一跳的观月赶紧抑制住想吐的感觉,想想如果真的吐出来还后果真是太让人无
法接受了。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今天你浪费了排泄的机会,记得明天不要随便浪费了」
堂本再次沉寂了下来。
  观月的干呕其实纯粹是心里因素,阳具中射出的粘液中已经添加了很多东西,
抑吐剂、利尿剂、女性催情药剂、各种混合营养成分还有一些缓释镇定剂及其他
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当然那种特殊的口感和气味也是特意做的精液一样的,堂
本为了这个游戏可很是花费了一些心思的。
  今天一天的观月的体力消耗非常大,一路上几乎已经没什么精神再担心会不
会被人看见了,凭着印象低着头往家的方向爬去,等跑到家门口的时候,门就自
动打开了,摔摔撞撞的爬到榻榻米上,摊到在上面缓释镇静剂也同时还是产生效
果,观月又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睡梦中耳麦中再次响起一阵阵模仿织田未来
声音的梦呢声穿了出来……
  「啊…。堂本主人来了……。他的肉棒好大啊……比我以前自己的那个还要
大啊……。好像吃啊………啊堂本主人开始摸我的乳房了…。好幸福啊屁股也被
爱抚了呢……。大肉棒要进来了好高兴……不不堂本主人怎么走了?!!快回来
啊肉棒回来肉棒…。」
  梦呢般的声音一直在梦中撩拨着观月的情欲,单总在接近顶峰的时候一盆凉
水浇了下来又把观月从接近高潮的状态推了下去,然后继续开始接着撩拨,然后
再次推下去,梦中的观月不挺的烦躁的翻滚着但因为镇静剂的关系一直没有醒过
来,就这样一直在梦中承受着情欲的煎熬…………。
  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观月的脑子总是昏沉沉的,她能很清楚的记得昨晚自己
又做春梦了但是对梦呢声却一直认为是自己的梦中的自言自语完全没有想到是耳
麦中发出的声音,身上还是一样儿的酸痒,手和小腿还开始有一些发麻,观月因
为是拘束时间太长引起的也没有太在意,就这样一天一天的重复着狗一样的生活,
白天孤独的躲在家里,晚上去公园觅食排泄,只是最近因为基本上没有注明喝水
水分摄入全靠晚上肉棒中射出的粘液补充,使得观月又一点便秘每次用力的排泄
刚有便意的时候肛栓回入的时间就到了,便意又被强行的塞了回去,恶心循环下
观月已经好几天没有排便了,现在除了每天被性欲折磨外又加上了一个便意的折
磨……。
  不知道过了七天还是八天,观月几乎已经记不得几天了,每天晚上耳麦中暗
示使得观月越来越期盼堂本的到来,不管来对她做点什么都好,只要能来就行,
堂本的声音这几天也一直沉寂着,使得观月对他那种冷冰冰的声音都开始有一些
期盼,这种孤独、安静的环境中一个人承受着各种欲望的折磨,让观月无比期盼
听见堂本的声音,哪怕他提出一些很过分的要求,观月觉得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
去做吧。
  又是一天过去了,观月觉得这两天真个人都不对劲了,身上烫的厉害,不完
全是性欲引起的燥热而是身体本身发烫自己应该是生病了,脑袋一天都迷迷糊糊
的也和前两天那种昏沉感觉不一样,但到出去觅食的时候观月还是爬出门去,现
在的观月甚至希望能在公园里遇到什么人,什么人都行,干什么都行,甚至有那
么一两次观月路过情趣店的那条小巷的时候观月都差点忘情趣店爬去,但又那种
勇气………
  低着头往公园爬着,身体越来越重、脑子也也越来越迷糊,终于好像被关掉
开关一样,观月一下子摊到了路边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好像被提了起
来,然后在一阵车辆的晃动中彻底失去了意识……断断续续中,观月清醒过几回,
传入鼻翼的消毒水味道告诉观月自己好像是在医院的病房内,全身很累,眼睛也
睁不开,迷迷糊糊中好像边上有人在说话………
  「对不起、堂本君。这次定做的拘束衣还是存在缺陷的,给您添麻烦了,我
们会补偿您的」
  「她会死吗?」
  「啊那倒是不会,只是错误的估计了电流刺激穴位的效果,她的手和小腿部
分已经坏死了……。」
  断断续续的听到几句好像是堂本在和什么人聊天,观月唯一的念头居然是堂
本终于出现了,然后强烈的困意又使得她陷入了昏迷中,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期间断断续续的也醒来过几回,每次醒来感觉到的就是疼痛,剧烈的疼痛从手臂
和小腿处传来,然后就又陷入昏睡中………。。
  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好舒服啊,身体上的那种燥热的感觉也消失了,
浑身懒懒的不想动,就像是周末时在床上醒来时的那种感觉,鼻翼中传来的消毒
水的问道告诉观月自己应该还在医院,那种浑身舒适轻松的感觉让一直饱受性欲
折磨的观月有点舍不得睁开眼睛,缓缓的睁开眼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躺在
一间病房里,身上盖着白色的棉被,床铺软软的很舒适,窗外的阳光照在身上带
了一阵暖暖的感觉,想动动手脚却发现自己好像是被拘束在床上了,是怕自己逃
跑?往窗外看去惊讶的发现窗台上居然对着一层厚厚的积雪,观月一惊,上次被
穿上拘束衣的时候才是初夏啊,现在居然已经开始下雪了,自己难道已经昏迷了
大半年了??!!!
  「有咳咳咳…有人吗?」好久没有说话的观月嗓子有些嘶哑,话音刚落门就
被推开了,一个漂亮的小护士走了进来看见了观月清醒了过来,很惊讶的喊了一
声:「啊你醒了啊太好了,我去通知你的主人」然后就风风火火的关上门又跑出
去了,观月无奈的把请她把自己解开话又咽了回去,通知自己的主人………观月
无奈呢的叹了口气。现在的自己居然已经是别人的所有物了……。
  不一会房门又打开了,走进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围着病床边把观月的枕
头抽出来胡乱的盖在观月脑袋上然后开始围着观月做着一些列的检查。
  「前肢伤口愈合度完美,植入形乳胶犬爪无排异现象」
  「后肢愈合度完美,刀口疤痕消除完美,几乎和自然生长的差不多」
  「恩很好,以后套上乳胶护垫走路时也不会磨损受伤,肌肉恢复怎么样了」
  「很完美,因为一直坚持做肌肉护理,只要清醒了就可以直接运动。并且比
以前的爆发力还要强一点」
  「脊柱部分的调试完成了吗?」
  「是的也测试过了,很适合现在的行走模式,并可以完成一些以前无法完成
动作,身体内侧弯曲180 度无困难」
  「恩很好可以通知她的主人来接货了,所有数据收集起来,为以后的订单做
参考,还真是一个完美的意外啊」
  一群人围着观月又摸又捏的折腾了好一会,就又一阵风样的推门出去了,观
月就那么被捂着头扔在床上没有人管,感觉到身上什么也没穿的被一群人围观着
观月尴尬的要死,但知道喊了也没有人会理自己,认命的观月就索性不说话继续
等待着吧,想着一会堂本会过来,观月居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脸上也
一阵阵的发烫,小腹处的燥热感又开始往上升起,自己的这是什么了,只是联想
到堂本要来就会有要发情的感觉,堂堂的警视正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下贱了……
  观月不知道的是,即时昏迷阶段耳麦也没有被拿出来,而是不间断的重复着
撩拨着观月的身体,推上去再拉下来然后再继续推上去再来下来,一直到最近一
段时间医生观察到观月快要清醒的时候才停了近半个月,身体对堂本的期盼已经
被种到潜意识里面了。
  开门声传来,观月透过枕头的缝隙看见一个医生陪着一个看不见脸的人走了
进来,观月立刻就认出来和医生一起进来的那个人就是堂本,对这个和自己打了
十年的交道的对手观月实在是太熟悉了,他的一切资料都在自己的脑子里记着,
即使只看走路的动作也能很自然的认出他,自己和他争斗了十年,前期是自己赢
了,现在看来自己输的很厉害,连自己妻女的安危都要靠自己下贱的去讨好他才
能的到他的庇护,观月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了,十分的紧张还有一丝丝的期待,
最应该出现的愤怒却奇怪的一点也没有出现。
  穿白大褂的医生走到观月的床边一把掀开了观月身上盖着的棉被,指着观月
的身体对堂本说道:「堂本君,您的母狗已经调试完成了,您看看还满意吗?」
  「恩很好,你可以出去了,一会我就把她带回去了」
  「好的堂本君您能满意真是太好了,以后有什么别的需要请随时联系我」医
生说完就走了出去,还很贴心的关好了门。
  堂本走到床前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的半天没有一点动静,头
上还捂着枕头的观月看不见堂本的表情只知道他站在床边,变天什么动静也没有
却给观月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她不知道堂本在看什么也不知道堂本准备干什么,
越是没有动静越是让观月觉得紧张,呼吸不自觉的就粗重了起来,心跳也越来越
快,甚至下身都开始分泌出爱液了……
  观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里安静极了,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回想着,
观月在心里痛恨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堂本现在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压力,
以前面对堂本的时候已经总是处于强势的一面的,是能使堂本感受着自己带给他
的压力现在完全倒过来了,堂本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就让自己有一种憋不住尿的
感觉,这种感觉太糟糕了,好像大声的呵斥他几句,但就是鼓不起勇气。
  眼前的枕头突然被掀掉了,堂本那张带着邪笑的圆圆的胖脸一下子出现在观
月的眼前,这突然的举动让一只处于紧张状态的观月差一点真的尿了出来,不自
觉的发出啊……。的一声惊叫。
  「哈哈哈哈哈」一阵痛快的大笑声从堂本的嘴里发出来,看见观月的表情堂
本感到异常的满足,曾经高不可攀的对手终于被自己踩在脚下的痛快感油然而生。
  「警视正大人,最近过的还愉快吗?」
  观月抿咬着下唇不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什么都会增加堂本的戏
谑的快感
  「七个月前的那次小失误让我对你的身体做了一些小小的调整,去掉了一些
母狗不需要的东西,现在作为母狗来说你可要完美的多了」
  七个月!!我已经昏迷了七个月了,怎么会昏迷这么长的时间?去掉了一些
东西?什么东西?观月抬起头往自己的身上看去,然后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身体,
好半天后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小兽般的悲鸣声…
  「手我的手呢??!!我的小腿!!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了…
…」
  被拘束的身体在病床上拼命的晃动着,头努力的支了起来冲着堂本的方向绝
望的大吼着。
  啪……狠狠的一巴掌扇到观月的脸上,把观月的头狠狠的扇回枕头上「记住
你现在的身份母狗!!这是你最后一次对我大吼大叫,再有下一次就把你卖到非
洲去!!」
  脸上的剧痛让观月回被惊惧和愤怒冲晕的头脑清醒了一下,紧咬着下唇恶狠
狠的和堂本对视着,心里则是一片凄苦。变成个小女孩曾受了这么多折磨本以为
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但命运马上就把自己推向更深的深渊。
  昏迷七个月才醒过来,原来这群恶魔给自己做了截肢手术,手被冲手腕的位
置截除了现在手的位置被植入一个狗爪子样的义肢,自己的双手居然变成的一对
狗爪子,小腿则从膝盖的位置整个被切除了,大腿的位置套着一个不知道怎么材
质做成的护具,现在的自己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一个残疾人………
  「被那么恶狠狠的看着我,这是个意外,我原本也没打算这么做,再说这是
你的身体吗?这是织田未来的身体,你害死了她,还霸占了人家小女孩的身体,
现在赎罪吧。」
  「是你要杀我才害死她的,不是我」观月还是忍不住翻了一句嘴。
  「现在讨论这个还有意义吗?嘿嘿嘿,虽然是意外,但我对这个意外还是很
满意的,母狗」
  观月闭上眼睛彻底的把头转过去沉默的对抗着,这是现在她唯一能想到的对
抗方式。
  堂本到是什么也没有,只是打开病房内的电视机连接上U 盘播放器,然后解
开拘束住观月四肢的拘束带,电视上开始传出观月妻子的声音,观月立刻睁开眼
睛,注意力被电视的内容吸引住了。
  断断续续的偷拍画面,讲述着一个外表儒雅风度翩翩的成功男士追求一位女
士的故事,从开始的拒绝,到一点点的被敲破外壳,在到有一点接受,然后儒雅
男士又取得了女士女儿的好感,慢慢的经常到女士的家里做客,再后来三个人愉
快的外出就餐,看电影,两母女回来后偷偷的谈论着,看来都准备接受这位男士
让这个本来不再完整的家庭再次完整起来,甚至两人脸上都会露出那种不是可以
伪装发自真心的幸福笑容,视频的时间跨度很长有大半年的时间,最后的画面中
天空正在飘着雪花,应该是刚拍时间不久。
  这本来应该让观月感到欣慰和祝福的画面却让观月看的裂眦嚼齿,因为这个
长相儒雅的男子她也认识,这是一个专门欺骗女性感情诈骗钱财的惯犯,最让人
不齿的是这个家伙不但骗了受害者的钱财,还会以受害者的裸照威胁受害者出卖
肉体换取钱财供其挥霍。上次抓出他的时候因为证据不足只判刑三年,算算时间
这个时候是该出来了,没想到这次居然打起观月妻女的注意了,看着视频的内容,
他应该马上就要成功了……。
  「乖乖的听话的话,这个人渣很快就会人间蒸发…」堂本的这句话却像一根
救命的稻草一样的出现的观月的耳边。
  「听话!!我会乖乖听话的!!叫我干什么都行」猛的扑过来想用手抓住堂
本的衣服,但只是将两只狗爪搭在了堂本挺起的肚腩上,观月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看着堂本的眼睛急切的说道。
  「很好,你就乖乖的在我身边以一只母狗的身份活着吧,我坚守我的承诺,
只要你乖乖会听话她们母女就没人敢动」
  「是、是、我会的!!会的!!」为了加重语气观月一边说着一边还大力的
点着头。
  「嗯……」淡淡的哼了一声,堂本一把把观月甩到床上,然后在病床边上的
柜子里翻找了起来,皮质的宠物项圈、带着小孔的圆球行口枷、带着狗尾的葫芦
型刚栓被翻了出来仍病床上。
  堂本拿起项圈冲着观月努努嘴,观月犹豫了一下,然后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
顺从的支起了脖子,堂本特意很慢的把项圈给观月戴好,带好后还拉了几下像是
在确定是否戴牢。
  有拿起刚栓说道:「把屁股撅过来」!观月在床上别扭的用四肢支撑起身体
把屁股转到堂本面前,脸色不自觉的开始红了起来,堂本粗暴的把刚栓往观月的
屁眼里塞去,但屁眼比较干燥还没有润滑即使观月努力配合,但堂本除了让观月
疼出一身汗外就是塞不进去,堂本有些气急败坏的冲着观月的屁股狠狠的打了一
巴掌:「贱货,转过来给我舔,舔湿点!!」
  观月一阵羞恼,前后两世加起来自己已经四十多的人了居然还会被人打屁股,
但羞恼归羞恼已经被把住脉门的观月还是顺从的转过伸来深处舌头开始舔舐着堂
本拿在手里的刚栓,这个刚才还在使劲往自己肛门塞的东西现在自己却伸出舌头
卖力的舔舐着,一想到这些一股燥热感就从小腹出冲了上来,观月感觉自己的阴
道处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分泌出来了,观月卖力的舔舐不一会刚栓就变的润滑起来
了,又被堂本板着身体转了过去,这次要顺利的多刚栓一次就被桶了进去,虽然
已经被充分润滑了但堂本的粗暴还是弄得观月产生剧烈的疼痛,闷哼一声瘫倒在
床上。
  「好了、别装死,把这个戴上」堂本提溜着口枷晃荡着,观月强仍着屁股撕
裂般的疼痛爬起来凑到堂本边上张开嘴巴让堂本给自己戴上口塞。看着以四肢着
地的姿势站床上的观月堂本满意的围着转了一圈:「不错不错完美的母狗,哈哈
哈哈」堂本兴奋的大笑着,观月则满心的凄苦,失去双手双脚,被戴上狗爪子狗
尾巴还塞着口塞,现在的自己真的变成一只母狗样了,接下里等待自己的不知道
是怎么悲苦的命运…。
  「好了现在从床上下来,跟我回家,狗窝都给你准备好了」听见堂本的命令
观月艰难的从床上下来,因为小腿被截肢了现在床的高度对于观月来说有点高,
坐在床边预备了一次从床上跳了下来,双腿截肢的部分已经痊愈了再加上后腿上
有套着护套就那么以残肢站在地面上并没有感到疼痛,只是现在两只残肢不太好
保持平衡差点摔倒,观月赶紧用手(爪子)扶着床边站好,尝试着用残肢保持平
衡往前挪了两步,啪……又一巴掌甩在脸上把观月打的闷哼一声摔倒在地上。
  「贱货,谁家的母狗用两只后爪走路的,你给我好好爬」看在趴在地上观月
堂本冷冷的说道………
  没有丝毫反抗余地的观月还是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以四肢着地的姿势站立
着滴着头爬行到堂本脚边,脸上的剧痛和强烈的屈辱感来来回回的冲刷着观月的
心灵,越是感到羞辱身体内的燥热感就越强烈,观月又开始下意识的来回夹着屁
股,身后尾巴开左右摇动起来,看上去更像一直邀宠的母狗了……
  堂本兴趣莹然的看着,然后弯下腰摸了摸观月脑袋:「这才是乖狗狗啊,记
住好好听话,你老婆身边的那个人渣马上就会消失」听到这句话的观月讨好的用
脸在堂本的裤腿处蹭了蹭,惹的堂本一阵痛快的大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栓
宠物的狗链把搭扣扣在观月的项圈处就拉开门往外走去,观月犹豫了一下只到感
受到脖子上项圈的拉拽才顺着拉拽的方向爬了出来……
  这应该是一家私立医院,装修的很精致,走廊里都铺着地毯,因为有一段时
间母狗拘束衣的穿戴经验观月对于四肢爬行已经比较习惯了,前肢的两只狗爪是
和手腕处的断骨接驳在一起的,顺然爪子上没有触觉但是接触到地面的感觉还是
很清晰的传递到观月的感官中,后肢处缺少的小腿部分却让观月很不习惯,总有
种不好掌握平衡的别扭感觉,有些跄踉的跟在堂本的身后。
  「啊堂本君真是不简单啊,刚调制好的母狗就这么顺从可不多见啊」
  「那是那是我堂本是什么人啊,再倔强的母狗都能让她听话,来摇摇尾巴」
  走廊里碰见的医生恭维着堂本,而堂本也开始洋洋得意的炫耀着,还故意羞
辱着观月增加乐趣,观月的脸色红的滴血了,脑袋也快低到地上了,但还是顺从
的夹了夹屁股让肛栓上的尾巴摇动了起来。
  「还真是一只可爱的母狗啊,堂本君有福了」
  「哈哈哈也是托你的福啊,没想到一次意外尽有这么大的收获,不错不错哈
哈哈」
  「啊哪里哪里那时候我也是突然想到以前看过一本叫暴力杰克的漫画才想起
来给您调制这样一条母狗的」
  「好了,客气话就不说了,我先回去了,以后有什么需求再来找你」』
  「好的您慢走」医生给堂本鞠躬告别,堂本牵着观月兴高采烈的往医院的大
门口走去,还好一路上除了应该是特意在等着堂本的医生外没有碰到别的什么人,
让观月感觉好受了一点,不再是那么尴尬了。
  走到门口,一辆车已经等在哪里了,司机站在车旁看见堂本出来赶紧走过来
打开车后座的门,看见观月的时候表情明显一僵,单随即恢复正常向什么也没有
看见一样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好像堂本牵着的是一直真正的狗而不是一个截断四
肢的女孩,堂本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进入车内,然后拽拽了手里的狗链,爬出医院
大门的观月被门外的冷风吹的开始浑身哆嗦,毕竟外边已经是下雪的季节了而观
月身上除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和冰冷的项圈没有任何御寒的衣物,寒冷的趋势下
让观月顺着堂本的拉拽迅速的爬到车上。
  车上的暖气已经开了有一阵了很暖和,爬到车上的观月上身俯卧在后腿上,
把头贴在两只狗爪上安静的卧在堂本的脚边,堂本也想对待一条宠物狗一样不时
的用手摸着观月的头发,有时候还会捏捏的耳朵,就这轻微的触摸居然让观月身
体的燥热更加激烈了,观月羞恼着自己的身体的反应,有心想躲开堂本的抚摸,
但又怕触怒堂本同时心底里还有一丝舍不得。一路上堂本尽量什么都不去想,因
为想的越多就越绝望,现在唯一期盼的是能讨好堂本让他把那个还在妻子身边的
骗子收拾掉,免得妻子和女儿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车子在一个机场停了下来,观月被打了一针镇静剂后装进一个运送宠物的笼
子里提上了一架商务机,笼子上面还特意罩了一张黑布,被打了镇静剂的观月很
开就在笼子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和以前一样观月刚刚睡着,耳麦中的声音就又
开始在睡梦中撩拨着观月的情欲,让观月在睡梦中不上不下的在情欲中煎熬。
  再次醒来的观月感觉四处都在颠簸,笼子上的黑布已经被拿掉了,透过笼子
的缝隙观月知道自己现在在一辆皮卡的车斗里,刮过来的风暖暖的那意味着自己
现在已经不在日本了,应该已经到一个热带国家,不知道是哪一国。在颠簸的道
路上行驶了好一会,路面的变的平整起来,然后进入了一个庄园,庄园很大一座
别墅矗立在庄园的中间,一排佣人已经恭敬的等待在别墅门口,堂本走下车的时
候同时鞠躬问候,说道好像是泰语,自己应该是在泰国了观月想着。
  结合着脑海里的一些信息观月突然悲哀的发现,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赢过堂
本,根据以前调查中一些的模糊的资料加上这次自己又被堂本带到了泰国观月确
定堂本很早以前就察觉到警视厅要对付自己而把自己的大部分实力和财产转移到
泰国了,为此和堂本组内部的其他一些若头产生了很大的矛盾,甚至那些若头有
联合起来干掉堂本的打算,自己那次成功的抓捕行动现在想想太有可能是堂本利
用自己干掉那些想和自己作对的若头门。看视日本国内的唐本组已经灰飞烟灭了,
但其实堂本的实力和日本国内的关系网一点也没有受到损失,被自己拔掉的只是
那些不听话的若头们,自己一直在帮着堂本清理门户,要不是自己还是一心的到
处追查名义上已经坠海死亡的堂本,说不定堂本根本没有心理去干掉自己,这么
算来,自己的引以为傲的前半身才真是彻彻底底的失败啊……。
  自己和堂本争斗了十年,现在连自己都成为堂本的私有物品了。还真是失败
的人生啊,什么三十五岁的最年轻的警视正曾经自己骄傲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观月突然感觉十分的失落原来还支撑自己的一点点骄傲到了泰国后被彻底的踏入
了淤泥之中,当宠物笼被打开后堂本在观月的项圈上扣上狗链,彻底失去自信的
观月顺从的爬到堂本的脚边完全没有在意道因为她的出现而引起的佣人们的一阵
骚动和窃窃私语,堂本完全无视佣人们的反应只是转头和一个管家样的老头说了
些什么,然后直接牵着观月走进了别墅,堂本和观月刚进别墅,管家就开始大声
呵斥着佣人们,让他们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胡乱说话然后就叫他们各忙各的去了。
  其实观月每次睡眠中都被耳麦催眠灌输着堂本比自己强、崇拜堂本的概念所
以刚才下意识的在心里吧堂本的能力拔高了太多,堂本是转移了一大部分财产和
部分势力,但被观月打掉的唐本组却实实在在的是堂本的大部分势力,原本有部
分反对堂本的若头单很早就被堂本自己处理掉了,那些被观月逮捕的若头可都是
跟随堂本一起打天下的的手足,连堂本自己若不是运气好呗一艘韩国渔船给救了
还真的就差一点葬身大海,这让堂本横不得吃她的肉,所以才会不遗余力的干掉
观月,没想到后来发现观月在志田未来的身体里重生里,才会想起玩这么一个母
狗游戏,没想到一玩居然还上瘾了,现在得到的这样的一个观月还真是让堂本做
梦都能笑醒,得意万分的牵着观月的堂本满脑子都是这么继续这个有爱的游戏…
……。
  牵着观月走进别墅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年轻的泰国女孩子跪在客厅里等着了,
看见堂本进来赶紧跪拜下身体说道:「欢迎主人回家,主人您辛苦了。」说的是
日语,对于一起被牵进来的观月女孩子虽然有些吃惊但并没有变现出什么异样。
  「哦,我的纳姆乖乖啊,在家想我了没有啊」堂本看见这个女孩似乎很高兴
的样子。
  「是的非常想念主人的呢!!」看着女孩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这句
话还真是她的真实想法,观月下意识的又打量了下堂本,1.70不到的身高典型日
本中年男人的五短身材,已经发福的身体挺着如同孕妇般的肚腩。圆胖的脸上一
双豆粒般的小眼睛迷在一起,扁趴的酒糟鼻子下一张咧着的大嘴露着满口的黄牙。
记得以前警视厅的一个个小女警特意要了一张他的照片贴在餐桌上,理由是她正
在减肥,据说后来那个小女警还真的减肥成功了……。真是搞不懂这么一张能起
到减肥效果的脸有什么值得这个小女孩想的。
  「啊呵呵,我的小纳姆最乖了,今晚主人一定好好的疼爱你。」堂本高兴的
走过去伸手摸着女孩的小脸,那个叫纳姆的女孩也乖巧的直身体把脸凑到堂本的
手上轻轻的摩擦着。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狠得擼』 -- 『www.expoporn.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