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狠得擼最新地址发布站『www.expoporn.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76)



  176,你,没有隐私
  在男人的命令下,琼浆顺着男人的大腿左一下,右一下,一扭一扭的向里挪
了挪屁股。一路上娇嫩的阴部不断的被男人的汗毛刷过,产生了一阵奇痒和一种
怪怪的感觉。她暗自提醒自己,这是有感觉了,如果真的被人家干了也不能有特
别舒服的表示,要看起来无所谓一样。不然会被人家缠上的。
  等到琼浆骑好之后,男人开始不停的振动起自己的那条大腿。为了骑稳,琼
浆只好用双手撑在男人的膝头,稍稍翘起屁股。这时候她发现刚才自己阴部接触
到的地方已经湿漉漉的了。连忙抬起了自己的阴,把手掏到两腿之间,用掌根擦
掉了那种湿迹。
  「不用擦。我不在乎。」男人说。
  『我在乎,』女人心里想着。只是没想到不擦也没什么气味,一擦,水没了,
一股骚气反倒升起来了。『刚才要是拿几块抽纸在手里就好了,,』女人心里想
着。正在这时,她感觉到了那只大手重新放到了自己的后背上。
  这回男人还可以亲眼看到女人的后背好像一匹铺开的洁白的绸缎,没有一点
瑕疵,平平整整。手放到上面感觉一定好的不得了。
  男人的手是除了嘴和眼睛之外最能向女人传达男人意志的身体部位,在女人
的背上转了一圈又一圈,转了一圈又一圈,连带着还摸了滚圆的肩头和芊芊细腰。
转了几圈之后,在女人身后的最下端,那个美妙的深沟的末端停了下来。在那里
用指甲剐了两下。
  女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你屁股上还有酒窝呢。」男人用指甲抠着女人屁股蛋上的某处说着。
  女人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喜欢所有带坑的地方!』
  「好了。」玩弄了一会,却没有进去。这时男人说话了。「起来吧。」
  女人觉得『那事』要开始了。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不是对自己丈夫的
不忠,,这只是一次工作而已,,』她一只手横着护在胸前,一只手分开五指捂
住自己的阴埠,暗暗的在心里解释到。『只要他不知道,这事情就和没发生一样。
我的身体肯定没有感觉。一点感觉也没有!』
  「躺倒我腿上来,,」男人并拢了自己的双腿说
  「躺那里?」琼浆第一次竟然以为听错了。
  「躺我腿上。」男人又说了一次。
  这次琼浆知道自己没有听错,『这样他也能干?那他那个东西得多长?』听
明白到是听明白了,可是疑虑更大了。
  当书记再次拍打他的大腿的时候,琼浆忽然明白是怎么『躺』了。她先是坐
到了书记大腿的一侧的沙发上,然后转身,慢慢的横着躺到了男人的腿上。这时
她把脚放到了沙发上,蹬住沙发的扶手向上『窜』了一下身体,让『腰眼』正好
『担』在男人的腿上。心中暗暗说到,『看你怎么干!』
  男人温柔的拿开了女人护在胸前和阴埠的两只手,把它们轻轻的放在了女人
身体的两侧,
  女人这时发现自己像被摆到了餐桌上一样,而男人正在餐桌前围襟正坐,准
备就餐。一线凉意过后,刀叉之类的餐具摆在了自己的肚皮上。而他的食品正是
自己的内脏。
  琼浆心里害怕但是也无可奈何,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反应。她的身
体反弓着,头和脚都垂了下去。心里紧张得「砰砰」乱跳。甚至从外面都可以看
得出来了。
  「抬一下你的腰。」高高的上面传来了「轰隆隆」的男人的声音。「你的心
跳的好厉害啊!」
  琼浆抬起了后腰,她不想让男人看到自己的心跳。可是心跳,肠子蠕动,这
些动作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她唯一能做的是不断的安慰自己『就那么几
下,很快便过去了。』
  可能发现了什么脏东西,男人用一只小指的指甲挖了挖女人的肚脐,再把挖
出来的东西一口气吹掉了。凉气刮到了自己的肚皮上这又引起了女人身体的一片
剧烈的痉挛。她用头和脚支撑着身体,反弓着后背,阴埠挺得高高的。小腹却紧
紧的收缩了进去。
  「呵呵」男人感到了乐趣,他为了不让女人的反应过于强烈,停止了抠挖,
用那只手手掌边缘像掸土一样在女人的肚皮上继续轻轻的划拉了两下。
  于是女人停止了剧烈的颤抖,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但是肌肉仍然紧张的绷着。
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的。
  「别害怕,」上面好像远远的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你在家里,也是这样吗?」
  「他不这样做。」琼浆喃喃的说。这里的『他』自然指的是自己的老公。尽
管她现在绝对不想提到他。
  「你们黄局长也没有这样做过?」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女人说了谎话。
  「哦?看来他还是做了不少工作了嘛。」男人自言自语的说。他的意思是,
既然这个女人原来没有那种关系,说服她来便更不容易,难度更大。
  男人说着开始为女人梳理她的阴毛,动作很温柔,态度很认真,好像他要数
一数那堆阴毛到底有多少根一样。
  「嗯……?」在男人工作的时候,女人忍不住发出了一两下怪声。
  如果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参加过扫黄的人,本来是不应该发出这种声
音的;因为他们经常训斥那些『卖淫女』「听听你们那种淫荡的声音!」意思是
说这种声音非常不好了。
  男人接下去开始玩弄女人的小妹妹,先把她们捏在一起,在用指甲往外挖藏
在里面,红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女性阴蒂。
  「嗯……」女人又发出了一声怪声,「不要用手摸那里,,」女人再次用手
去阻挡。头的位置太低,使她看不见现场的情况,可是她可以感觉出来。
  「呵呵」男人没有强迫女人。尽管他完完全可能呵斥女人说,「表乱动,不
然时间更长。」他反而问女人到,「那你想干什么?」
  「快点吧。安嗯……」女人只是简单的说到。她甚至没说快点干什么。任凭
别人去猜想。
  「呵呵,」男人再次「呵呵」以后,把自己的脸埋在了女人凹陷的没柔软的
小腹里,晃来晃去的使劲亲吻了一番,作为这个阶段的结束语。他还发出了牲口
饮水时发出的那种「噗噗啦啦」的怪声。胡茬扎得女人浑身直痒痒。
  女人被男人的胡茬弄得很痒,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实在痒得不行
的时候,她抬起了自己的两条腿,两只小脚丫在天上乱蹬一气。头却垂得更低了,
下巴使劲的向上翘,女共党般的头发散乱,两只手也赶紧去推男人的头,「不…
…不……行了……」女人一改刚才死板的面孔,「咯咯咯」的笑得肚子一鼓一鼓
的,鼓上来的时候还要绷得紧紧的。她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你说什么?」女人没听明白。
  「好了。不说了。」男人这才满意了。「起来,着急了吧。以后要知道享受!
现在我们干事!」
  在性交过程中很多男人喜欢看到身下的女人的幸福的表情,这时理所当然的;
但是有些男人这时却喜欢看到女人痛苦的表情,特别是那些强奸犯;还有一些人
根本不在乎女人的感受。
  当男人停止动作的时候,女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过来。把手放在那上面。」书记指着不远的一棵树说。那是一棵腊肠树,
满树一串串鲜黄色的花絮像黄罗盖一样罩在半空。这是泰国的国花,也是书记的
福树,在它的下面好像交了华盖运一样。
  女人因为不愿意老被这么折腾,所以现在很主动。忙不迭的跑到树的旁边,
先是背靠树干站了一下,觉得不合适;便转过身去两只手按在树干上,撅着小屁
股等在那里。
  树干虽然只有碗口粗,但是多疤结,多枝杈,无直通,树干粗糙有力,古朴
苍劲,深沉典雅;树冠上几乎没有树叶,开满了密密麻麻鲜黄色的花絮,和书记
扫黄的宗旨很不搭配,倒像是他这时干得这事的写照。不管怎么说,这棵树就是
一个大尺寸的盆景。
  树下面更有一层厚厚的绿草,像地毯一样铺在那里。草坪上一根杂草都没有。
草叶像头发丝一样细长,冗冗的躺在那里欣赏着白日的夜光。
  其他国家的草地浇浇水,剪剪草便可以了。但是到了中国却很难伺候;中国
的草地一般都要施肥,除虫忙个不停,这样草才能长好。
  女人刚刚感到两扇屁股被人掰开,一个圆头的东西就已经顶在那里了,「你
带套了吗?」女人惊问到。
  「你不是戴环了吗!你也没有任何性病。」男人说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简直太可怕了。人若没有了隐私,连尊严都
谈不上了。而掌握了别人隐私的人则可以随意的消费对方。
  「你不是在武警医院戴的吗!你爱人陪你去的。」书记当然知道。这块工作
归他管,章医生把什么都告诉他了。如果他愿意的话,他还可以在这个女人完全
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她四处的照片,甚至她的一切隐私,一切!
  这之后,不等女人再说什么,那个有半尺长的粗黑的东西,一下抢进到了女
人的身体里,随着一阵「咕噜噜」的声响,埋没在其中了。
  不知道是男人的话,还是那阵声响让女人产生了害臊的情绪。但是这种情绪
维持了没有几秒钟便在也顾不上了。因为男人的力量太大。她要握紧了树干才能
不被男人撞倒。
  腊肠树巨大的花冠剧烈的晃动着,一串串鲜黄色的花序在静止的空气中快速
的摇晃着。
  很快,女人便挺不住,腿一软,跪在地上了。
  在家里,亲老公从来没有这么生猛过。也没有在这种开阔的地方做过。她以
前做爱的地方在家里是在床上,在外面陪领导的时候也基本是在床上。从来没有
在这种空旷的开阔地干过;对手又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这是一种独特的体
验。如果只从性爱的较低来讲,这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
会的。
  男人也跟着跪了下去,毫无商量的余地,急匆匆的重新抬起了工具,再次刺
了进去。「为什么不出声了?」男人在后面气喘吁吁的问道。
  「,,」不知为什么琼浆咬紧了牙关,就是不出声。
  「你还真他妈是块警察的料。」
  男人又狠狠的拍打起来。一阵比一阵更猛烈。
  「啊……啊……」女人尖叫起来。
  「霍霍……」男人低吼着。他本应嘲笑一下女人「你不是能忍吗!」「你不
是憋着不出声吗!」但是这时他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只要她愿意,可以把任何一个男人抽干!书记倜然
感到了这点。表面上看是他叫来了女人,玩弄了她;但是同时他始终也在女人的
掌握之中。
  男人又做了琼浆几下后终于坚持不住了。他的棒棒在强烈的跳动了几次后,
终于挺不住疲软的从女人的身体里掉出来了。
  男人回到了沙发上,再次葛优瘫在那里。他要考验一下女人。
  果然,看到男人的样子,女人有了反应。女人看了男人一眼后连忙抽出了两
张抽纸夹在自己两片小妹妹之间。看看男人还没有动静,便又抽出了两张纸,扔
到了男人身上,「自己赶快擦干净。」她说。
  对于女人的这个举动,书记不但不生气,反而非常高兴。因为他的这个举动
就是要看看女人对此如何反应。如果她主动俯身为自己揩拭,说明她一定已经为
其他人这样服务过。那便没有什么意思了。只有那些一直高高在上的女人才会下
达这样的命令。「自己赶快擦干净。」这话听起来真让人高兴。他没有处女情结。
这个社会还喜欢、追求处女的人智商肯定不高;但是他喜欢没有风尘味的,清纯
的女子。这个要求在这个社会里虽然很高,但是对他这个档次的人还是能办得到
的。
  书记听话的自己楷净了绵软的棒棒。和女人一起穿上了衣服。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琼浆穿好衣服说。
  「走吧。没事来玩。」
  「不用不用。」女人一听慌了神,连忙拒绝了。「再见。」琼浆整理了一下
头发,倒退了两步,走进了电梯。
  「以后常来玩。有事你可以来找我。」(很多人不明白,书记后面这句话可
不是随便说说,这一句话价值几千万人民币。)男人在身后说,「我让小黄给你
安排点营养品。」
  等到电梯关门离开以后,书记给领导打了一个电话,「刚才让人给你送的钱
收到没有?」
  「,,」
  「好,你给她。就算是营养补助。另外今晚有个扫黄活动。你们交通队去几
个人配合一下,位置在,,」
  「,,」
  「什么?也就两三个小时的事,要什么加班费啊!那都是纳税人的血汗。下
次一起算吧。」
  「,,」
  「慢!对了。这个女人你没有动过是吧?」书记有意无意的说。
  「,」对方突然沉默了
  「几次?」书记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
  「,,」
  「大首长也喜欢她?」书记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了。她竟然骗过了一个老公
安。
  「,,」
  「好吧。你再了解了解。我想把她调过来。」
  「,,」
  「放心吧!不会让你吃亏的。你这个家伙啊,什么时候都不吃亏。」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狠得擼』 -- 『www.expoporn.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