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狠得擼最新地址发布站『www.expoporn.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我的美母苏雅琴】(62)



  古志尚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伤成这副摸样,当即大怒,一巴掌下去,把眼前
一张红木桌子拍的啪啪啪响,可见他愤怒至极。
  「小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古志尚将目光转向古连撤,眸子中怒火顿生。
  看到老子,古连撤急忙大嚎起来,「爸,我被打的好惨啊,你可要为我做主
啊。」
  古志尚看了一眼这不争气的逆子,气不打一处来,一天就知道沾花惹草,不
过话又说回来,我古志尚的儿子自有我来教训,凭什么被别人打,想到这,古志
尚厉喝一声,道,「小撤,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爸爸一定为你做主。」
  古连撤想了一下,说道,「爸爸,是王伟,是王伟把我打成这样子的。」
  「又是那个王伟?」
  古志尚脸色微微一变,心道,莫非是林家指使王伟对付儿子,好让我出手?
  看到古志尚的沉默,古连撤假装委屈的大闹起来。
  「混帐东西,连一个王伟都搞不定还有脸在我面前哭。」
  古志尚想起那位林首长的话,如果他违背了而替儿子出手,还没等他出手,
他怀疑就要被请去喝茶了。
  「爸,你竟然不帮我?大不了我找妈去,我现在就去我妈那。」
  以前都是古连撤打人,今日却被人打,心里本来就憋屈,谁知道爸爸不但不
想着为他出头,心里越发觉得委屈,愤怒之下找白君怡去了。
  看着离去的古连撤,古志尚大骂混账东西,逆子。
  当我刚坐下来的时候,阿德疑惑的转向我,「你小子最近乾了什么坏事,学
校给你记了个大过?」
  「大过?」
  我疑惑的道。
  阿德,「是啊,今天刚贴出来的。」
  ??@ ?很生气,连忙顾不得上课了,怒气沖冲的跑向校长室。
  刚到校长室,我就是一脚,冲进去就是一阵乱骂,「你这臭女人,你是不是
欠乾了?竟然给我记了个大过,你说你是不是欠干?要找肏就早说,何必要惹怒
我呢?」
  白君怡正在翻阅一些资料,听到我一进来就是一阵污言秽语,她眉头一皱,
「闭嘴,这是校长室,岂能容你口出污言秽语。」
  ??@ ?白君怡的话大怒,一边在白君怡挺拔的胸部,纤细的蛇腰,浑圆的
翘臀,修长的美腿上乱瞄,意淫完就走向了白君怡道,「看来你真的是欠肏了?」
  看着我慢慢地接近,白君怡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挂在墙壁上的钟,这个点好
像已经上课了,怎么办?难道自己又要被这少年在校长室强奸了?白君怡已经记
不清和我做了几次了,她只记得王伟年轻而强壮的身体,刺激而多样的淫邪手段,
男人兴奋如野兽般的低喘,以及粗壮的肉棒一次次粗暴的攻占原本属於她丈夫的
专用蜜穴。
  「白校长,你的丝袜美腿真是让我着迷啊。」
  不知何时,我的手已经在白君怡身着短裙下面的丝袜美腿上游走了,匀称,
丰腴,修长,柔和的曲线充满了美感,我不得不承认白君怡的这双美腿,在薄如
蝉翼的黑色丝袜下,透着若隐若现神秘的挑逗。
  「嗯!」
  随着我的手的游走,白君怡竟然不是打掉我的那双色手,而是忍不住发出了
呻吟。
  随着诱人的呻吟,白君怡也为自己的淫荡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淫乱了?难道是因为丈夫的无能?还是自己本来就是个淫乱的女人?她不敢相信
自己会在少年的玩弄下得到快感,但每一次强烈的快感却是那么真实,欲望的力
量是如此强大,如一个坚固的牢笼,将自己牢牢的囚禁在里面,无法逃避,也不
可抗拒。
  我看着渐渐陷入欲望之河的白君怡,我嘴角泛起一丝邪笑,手指伸入了白君
怡的双腿处,一触摸到内裤,我发现此时白君怡的内裤已经潮湿了一片,我脸上
露出一抹微笑,嘴巴放在白君怡的耳尖上舔了一下,「我的白阿姨,这么快就湿
了?」
  「唔……嗯」
  白君怡脸上不禁升起红霞。
  看到白君怡一幅任君採摘的模样,我急忙拨开了阻碍的小内内,入她凸起的
蜜穴中间,直摸到湿透的花房口,中指插入蜜穴浅浅的抽送起来。
  「啊……啊……恩恩……哦……恩……」
  白君怡被我抚弄得口中发出一阵阵呻吟声。
  「宝贝,你的小穴把我的手指吸的好紧啊,是不是很久没有过了,所以今天
那么骚。」
  此时的白君怡已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呵着咻
咻热气的小嘴半张半闭的,用着轻柔、含糊不清的娇声对我说,「哦哦……你…
…不能这样……唔……我受不了了……」
  我笑着对白君怡说道,「这样就受不了了?接下去还有你更加受不了的事。」
  在白君怡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我已经在吻她的粉脸、香颈、耳垂,使白君怡
感到阵阵的酥痒,然后再吻上她那湿润柔腻的小嘴,欲乱情迷的着白君怡,过不
多时,白君怡的舌头也跟着我的舌头游移,在我的挑逗下下,白君怡只能喘气籲
籲的轻扭着娇躯。
  我用一只手轻轻的搂着白君怡似白玉般的脖子,亲吻着她的香唇,一只手伸
进衣服里揉弄着她的豪乳,白君怡的豪乳又富有弹性,触感极佳,接着我又用手
指在及乳晕上轻轻捏、打圈,在我纯熟的之下,白君怡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口中
娇喘连连,娇躯轻颤,而且也开始在我的手中慢慢地硬挺起来,我只是不断地亲
吻着白君怡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堵着她吐气芬芳的小嘴,不让她再发出呻
吟。
  白君怡在我的挑逗下娇喘不已,微微的轻颤,欲用手来阻止我对她的侵犯,
岂料我却趁机拉起她的纤纤玉手,往胯下一放,白君怡的手一接触到一柱擎天的
大鸡巴时,慌忙缩了一下,但其后却又情不自禁地伸手握着我的大鸡巴,这时鸡
巴早已一柱擎天,又大又硬挺沖天。
  「人家受不了啦,小老公,来吧,来肏啊,快点肏我这个骚货。」
  白君怡感到蜜穴里面已经在不停的蠕动,一阵又痒又麻的感觉佈满全身,突
然感到无比空虚,难受极了,很想要快点有东西来填满她的空虚,也很想要有东
西快点来帮她止痒,所以忍不住要求起来,期待大鸡巴的光临。
  看着白君怡渴望的眼神,心里大为激动,於是我起身子,扶住粗大的鸡巴顶
住白君怡的蜜穴口,在那里不停的摩擦着,不时让龟头去触碰她那敏感的小阴蒂,
就是没有插进去。
  「嗯!小老公,里面痒,我要嘛!快点插进来啊。」
  异样的刺激让白君怡感到蜜穴更痒了,内心对鸡巴的渴望也越来越强,不由
自主的催我快一点儿。
  白君怡的蜜穴口缓缓流出不少,我扶着鸡巴,让龟头在她的洞口沾上少许,
先让龟头滋润滋润,然后把手移开,腰一动,屁股一挺,噗嗤一声,鸡巴准确无
误的进入蜜穴,沿着花迳自达花心深处。
  「噢!」
  白君怡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终於不再空虚了,她感觉蜜穴被塞得满满的,
小穴也不再痒了,取而代之的是酥麻感和爽快感,整个身体就像通了电一样,酥
酥麻麻的。
  白君怡的蜜穴早就进入战斗状态,所以我不用放慢动作让她慢慢适应,从一
开始我就指挥着鸡巴狂抽猛送,狠插狠顶,记记到底,记记必杀。
  白君怡曲起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一双脚勾住我的腰,拼命的挺动着肥美
翘臀配合我的抽送插顶,整个身子像虾子一样不停扭动着,波浪起伏,尤其是胸
前两颗硕大的豪乳更是波涛汹涌。
  校长室里响起迷人的异响,给这个地方增添了无穷的魅力,一时之间无限,
春色无边,一个多小时后,无限飢渴的白君怡终於得到满足,随着花心深处传来
的吸力,我知道白君怡马上就要高潮了,所以加大马力,只见到鸡巴的影子在白
君怡的小穴口处出没,却看不清鸡巴的身子,在我狂抽猛插了近千下后,白君怡
的花心深处喷出一股阴精,娇软的身子瞬间瘫软在我的身下。
  也许是我太熟悉白君怡的了,对花心深处的吸力更是轻车熟路,这次我并没
有和白君怡同时到达,在她之际,鸡巴还是一柱擎天,显得精力无限,在她的花
径里进进出出,挥戈继续战斗。
  白君怡的身子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样,四肢无力的伸展开来,软软的躺在桌
上,嘴里不断喘着粗气,任由我在她的体内抽插。
  她的急剧起伏,顶上的那两点嫣红此时由於多度刺激凝聚了大量血液而变成
紫红色的,全身雪白的由於春情的瀰漫和激情的涌动而泛着迷人的粉红色,显得
异常可爱媚人。
  我减缓动作,以九浅一深的频率在白君怡的蜜穴中进出着,每一个动作都尽
量做到很温柔,让白君怡好好的享受激情后的余韵。
  五分钟之后,白君怡终於从中恢复过来,身子慢慢变得有力起来,蜜穴也缓
缓变得紧凑,我能感受到蜜穴两边的肉正在轻轻蠕动,慢慢的缩紧,开始围攻鸡
巴。
  我的鸡巴遇强则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反抗,鸡巴感受到威胁,浑身一振,
霎时变得粗壮无比。
  我感受到白君怡恢复了,心中大喜,又开始指挥鸡巴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
肆意的廝杀着,战火再次燃起,战争持续进行,鸡巴在蜜穴中穿梭往来,傲然独
行。
  「哦……小老公……爽死我了……嗯……太重了点……唔……」
  我被白君怡娇滴滴的叫声弄的得欲望狂升,鸡巴在白君怡的花径里如入无人
之境般抽送着。
  白君怡含春的媚眼半闭,激动得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发出甜美的
呻吟声,白君怡那又窄又紧的花径把我的鸡巴夹得舒畅无比。
  白君怡甚至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狼腰,翘臀拼
命的上下扭挺起伏,以迎合我的鸡巴的研磨,白君怡已陶醉在肉欲的激情中。
  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啊……我受不了啦……小老公……要死了……我
又要泄了……」
  白君怡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荡声音是否传到外面,同时,我听
到娇嗲的求饶,刺激的更加用鸡巴猛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将白君怡的推
向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白君怡舒畅得全身。
  我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我使出全部的技巧,时而猛、狠、快,连续,时而
轻抽慢送,款款调情,时而磨、旋,揉、压,叩弄花心,白君怡的呻吟如哭如泣
……我射出生命的精华,鸡巴依然昂然不倒,顺手把白君怡搂抱在怀。
  二人就这样默默的拥抱着,静静享受着生命的最高峰,回味着激情之后的余
韵。
  过了良久,白君怡轻轻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轻启朱唇说道,「小老公,你
的鸡巴真是女人的剋星啊。」
  我轻咬着白君怡雪白晶莹的耳珠,声线低沉而沙哑,说完舌尖温柔的舔抵着
她的耳朵道,「既然白阿姨那么喜欢我的鸡巴,那你以后做我老婆好不好?」
  「恩。」
  听到白君怡的回答,我笑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狠得擼』 -- 『www.expoporn.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